陕西网 首页 > 法治 > 法治天下 > 正文

我为何那么怀念没有网络,没有对讲机,没有手机的日子

核心提示: 三十多个春夏秋冬,当厌倦沉思、闭目遥想,历历往事犹如昨天。那些在公安机关最基层的单位——派出所生活环境的艰苦,工作任务的苦累都让岁月荡涤殆尽,留下的只是片美好难以忘怀的回忆,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

日月如梭,时光荏苒,今年是改革开放后的第40年。仔细算算,我从公安工作岗位退休有十年了,回忆过去,回味我曾经走过的路,感觉三十余年的从警生涯,只是历史时空中的短暂一瞬。

三十多个春夏秋冬,当厌倦沉思、闭目遥想,历历往事犹如昨天。那些在公安机关最基层的单位——派出所生活环境的艰苦,工作任务的苦累都让岁月荡涤殆尽,留下的只是片美好难以忘怀的回忆,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

上世纪70年代的中期,我从部队到公安机关工作,当上一名普通的办事员。勤勤恳恳工作了十多年的时间,组织把我从青海省西宁市城中区人民保卫处户籍股(今西宁市公安局城中分局户政科)调到北大街派出所工作。

记得当时的派出所和周围环境是这么一副画面:虽然五十年代末经过政府对城市街道重点拓宽建设,但北大街仍是一条很普通的街道。街道两边,基本都是低矮的平房,住户与商铺、单位混杂在一起。

我供职的单位——西宁市城中区北大街派出所就在大街中段的路东,旧门牌是37号,北边是居民“张家四合院”和一个街办“五金焊接门市部”、南边是城中区商业合作总店的面食馆和北大街小学、对面是市场疏菜公司的一个门市部。

当我走进派出所的院子,环顾四周,有的门和窗子破烂得闭不上,只好用绳子拴上,院子里墙角下的老鼠洞,白天能看到老鼠跑出来窜来窜去,“嬉戏追逐”。

办公室里,纸顶棚上被老鼠咬的窟窿眼清晰可见,办公桌椅基本上退尽颜色,露出了斑驳的木纹,有的已“折胳膊断腿”。房面因年久失修,一遇到雨天“外面下大雨,屋里下小雨”。

当时,派出所的交通工具是一辆三轮摩托车,因派出所的门小开不进院子,常年只好停放在大门旁。

全所民警队伍中,除户籍内勤比我的年龄小外,其他人都比我的岁数大。所长、指导员都年过半百,五十年代时,他们和我的一个堂叔在市局一起工作过,按辈分讲他们都是我的叔叔。

在那个没有网络,没有对讲机,没有手机,没有汽车,没有小食堂,从上到下没有提出对派出所进行“三基”工程建设的年代,民警们以所为家,不分昼夜的忘我工作,当时感觉到,虽然生活不那么充实,但心情也很愉快。所以,我很怀念在基层派出所磨练的那段日子。

北大街派出所是西宁市公安局最早组建派出所其中之一。七十年代管辖的范围是:西至北大街,与礼让街派出所毗临;南至东大街与仓门街派出所相依;东至东城墙内与城东区接壤;北至湟水河,地域呈长方形。

据1984年统计,当时的辖区有住户4456户,18018人。辖区内的青海微电机厂生产的微电机、西宁制锁厂生产的弹簧锁,当时在国内享有较高的声誉。同时,辖区还有明代建成的“文庙”与“古城墙”,清代建筑的“统领寺”、“山陕会馆”和香水院的庙宇楼台等著多名胜古迹。

派出所是公安机关的最基层组织,它不仅是户口登记管理的职能部门,而且是实施社会治安管理的实战单位。当时,所长李崇印一见面就给我讲:派出所工作是“上管天文地理,下管鸡毛蒜皮”的复杂社会工作。在实际工作中,往往是“上面千条线,下面一针穿”。上级各部门部署的工作,千头万绪一个接一个,有时几项工作同时下达下来,千丝万缕的“线”都得从派出所这个“针眼”穿过,哪项任务完不成都不行。所领导当时让我负责全所的治安工作,我成了所内唯一名治安民警。

当时,全国范围内还没有开展“严打”斗争。整个治安形势是公安基层基础工作还比较薄弱,基层保卫组织不够健全,某些治安管理的措施跟不上,发现、控制、防范的能力不强。

派出所领导在组织全所民警分析历年来发生的各类案件中,明显看到盗窃案件发案数最多。因此,派出所把加强基层基础工作中防范工作做为重点开展。针对犯罪分子“白天盗居民、夜间盗单位”的特点,实行派出所同单位、居民群众的相结合,落实防范措施。

首先是组织开展看楼护院。单位集中的家属区,住户按楼栋不分领导职务的大小和家庭人口多少,在职工上班期间也就是早上九时至下午六时,轮流佩戴派出所特意制做印有“治安执勤”的红袖套,在楼栋或楼院门口执勤,负责全院或楼栋的治安看守和对闲杂人员的盘问。居民四合院同样按院和户轮流执勤看守;管区民警与居委治保会负责逐街、逐巷、逐院检查落实值勤人员在岗在位情况,然后对执勤人员出具证明,其所在单位按出勤对待这一组织,使单位楼院和居民院落白天盗窃案件明显减少。

再是加固门窗。根据当时西宁地区普遍采用的门锁锁鼻子只有两个螺丝钉,犯罪份子一踹就开的情况,派出所发动宣传群众,不但在全市率先在房门暗锁处,安装用钢板制作的防撬板,而且在门上安装用钢筋焊接的简易防护门。

这项工作现在听来工艺不高、手段落后似乎有点可笑,可从当时的防范角度来讲,这种办法的确实起到了一定的防范作用。受到了上级领导的充分肯定和辖区群众的欢迎。甘肃省兰州市公安局领导专门组织有关人员到本辖区,家属楼院考察学习治安执勤和安装简易防范设施的情况。

三是发挥治保会作用。派出所从实际出发,制定出治保会的工作标准,提出了完成任务的具体要求,并在治保会中开展了“流动红旗竞赛”活动,极大的调动了治保人员争先创优的积极性。

你别看居委治保成员绝大多数人是已经年过花甲的老阿爷,缠着小脚的老阿奶,“斗”大的字识不了几个,一听说是搞治安竞赛活动,那劲儿不比他们的孙子辈差。

兴隆巷的季爷(湟中县工会退休干部)不但自己亲自参战,而且还动员老伴和街坊邻居的爷儿奶奶们上街值勤守候,巡逻盘查。同时他还把党的政策和身边的事编成快板和“花儿”,在居民群众会上演唱。更多的群众参与到竞赛活动当中去,有力地推动了各项防范措施的落实。

俗话讲“基础不牢,地动山摇”。从公安机关的职能来讲,诸如经常性的打击、防范、治安管理和教育挽救,都离不开基础。

不论怎样凶恶狡猾的犯罪分子,他们总是生活在社会上,他们的犯罪活动事前都有一定的征兆。所以,当时的几任派出所领导都有意识地把抓基层基础工作放到重要地位,真抓实管。要求户籍民警主要精力沉在管区里,扎在群众之中,腿勤多下,口勤多问,脑勤多想,手勤多记,深入到群众家中拉家常,在管区这里听听、那里看看、逐户进行熟悉人口和基本情况,与群众建立感情。

看到张家的老人正在打煤砖,主动去帮忙;李家的户口本烂了,带回所帮他换新的,再给他送去;王家与邻居有矛盾,抓紧进行调解……就这样,从一点一滴、在鸡毛蒜皮的小事中,派出所得到了群众的信赖,把民警当亲人,无话不说,工作积极配合,有情况主动到派出所反映。

记得辖区里有个犯罪分子伙同另一个罪犯,在一个家属院盗窃作案后,就要乘当日中午一点五十九分的火车逃走。群众给派出所汇报这一情况已是中午一点四十五分了,距离开车时间只有十四分钟。

得知情况后,民警们火速赶到西宁火车站,从即将开动的火车上将罪犯抓回,追回了全部的赃物赃款。为此,受害群众称赞说,“民警为民除害行动快如神”。

1982年全省公安工作会议上,临时通知我与户籍民警胡静携带户口底册和有关登记薄到市局礼堂。底册与登记薄交给大会领导后,由与会者任意从不同的角度来抽查提问我们。因我俩平常工作扎实,对辖区的情况心中有数,竟然做到了提人知名、提名知情,对答如流,赢得到了大会领导和与会者的一片掌声。

当时,每年派出所辖区内发生的刑事案件,破案率都在85%左右。大部分案件是我们自己通过调查取证,走访群众后查破的。同时,尽可能的追回所有的赃物、赃款,尽快退还给失主。

八十年代初,公安部号召全国公安机关学哈尔滨市东莱派出所廉政爱民的作风,北大街派出所在坚持及时打击犯罪,维护社会治安的同时,积极开展为民、便民活动,把党和政府的关怀与温暖送到群众的心坎上。

辖区有好几位五保老人,虽然居委和街道办事处对他们在生活等方面给了很大的照顾,但他们生活仍然困难很大。为此,派出所主动担负起了照顾老人的义务,帮助买煤、买面、打水、扫院子、洗衣服等。

玉井巷35号赵春花,生活比较困难。派出所不定时的上门看望和料理家务,这些小事使她很感动。老人在健康时不顾她的小脚,经常与治保成员上街巡逻,协助派出所工作。派出所得知她病危的消息后,不仅及时上门看望了她老人家,而且在她去世后专门派我(时任副所长)和胡静(管区民警)为她送去了花圈,并协助家人料理后事。

扎实的工作使派出所的民警与群众建立起了血肉联系,进而得到了群众的支持与信任。有的家里娶亲,要求派出所民警参与;小两口闹矛盾,媳妇到娘家不回来,请派出所的民警去娘家做动员和调解工作;对迷路的儿童或老人派出所及时设法联系,送回其家中;失学儿童家长求派出所给他们联系学校,让孩子重返校园等……

一桩桩一件件的往事,有的还在当地群众中传颂。北大街派出所曾先后获得公安部全国公安机关“五讲四美三热爱”、“精神文明”先进单位,并集体荣立三等功。

后来,我调离了城中分局北大街派出所,但一直在服务人民群众的一线。1994年2月,我很荣幸地获得公安部授予的全国优秀人民警察的称号。

2008年,我从市局户政处退休后,被市委、市政府聘为市关工委“关爱团成员”,被城中区、城东区政协聘为文史专员,用不一样的方式奉献着自己的光和热。

前不久,我到曾经战斗过的北大街派出所参观,看到派出所已是旧貌换新颜。光阴似箭,转眼四十年过去了。可以说,北大街派出所是青海和西宁公安的缩影。这个老先进,仍然是保持着永不褪色的先进集体。据所长闫磊讲,派出所现在管辖范围扩大(管辖到花园北街以西),户数比八十年代增加4300余户,人口增加了1万余人,正在“三基”工程建设中的派出所,窗明几净、整洁舒适。所里的软硬件设施配备齐全,仅上级公安机关装备的汽车就有3辆,整个所里充溢着团结、奋进、和谐气氛。

作者简介:赵邦明,青海省西宁市公安局退休老干部,曾获得“全国优秀人民警察”称号,爱好写作、收藏。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激动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相关阅读
责任编辑:王超
0

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陕西网保持中立。请网友文明上网,理性发言。

联系电话:029-89321981 新闻热线:029-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:029-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:news@ishaanxi.com 客服QQ:599151050

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ishaanx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陕ICP备05003022号-2